分类:艺海趣闻   阅读:

  自古至今,不少艺术家都曾为家人作画、制作雕塑或拍摄照片。与诸多良辰佳节的初衷一致,亲人团聚,家人永远是我们心灵的归宿与港湾。他们生活的年代各异,横跨一个世纪,却均致力捕捉某个瞬间、抑或是心爱之物的精髓,同时也尝试透过作品作出宣言或探索自己的身份,在作品中刻划最亲近的家人。

  卢西安‧佛洛伊德 |《埃丝特的头像》

  卢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并非一位典型的慈父,他生性风流,两任妻子和情人都相继带同子女离他而去。但其细腻精美的肖像画主角,往往也是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他一生承认的子女多达14位,大部分都曾出现在其肖像画作中。佛洛伊德曾这样解释:“我只绘画与我亲近的人,有谁比我的孩子与我更加亲近?”

  卢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埃丝特的头像》,油彩 画布,36 x 31 cm,1982至1983年作。此作于2016年2月11日佳士得伦敦以4,786,500英镑成交。艺术品:©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担任模特儿也是佛洛伊德的子女得以认识父亲的机会。小说家埃丝特‧佛洛伊德(Esther Freud)是佛洛伊德与贝纳汀‧科维利(Bernadine Coverley)的小女儿,她还有一个姐姐。她表示:“他会画画、说故事、唱歌给我听,也会给我食物,带我上馆子。他令我很快乐,我的确感到和他很亲近。”

  2016年2月,这幅埃丝特的小型肖像画连同另一幅绘画埃丝特同父异母的姐姐伊索贝尔·博伊特(Isobel (‘Ib’) Boyt)的肖像,于佳士得伦敦以接近50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阿尔伯托‧贾克梅蒂 |《安妮特半身像VIII》

  阿尔伯托·贾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曾表示:“艺术只是一种观赏的方式。无论我观察什么事物,它总会令我惊喜和困惑。”贾克梅蒂致力捕捉他所见的事物,并不断为妻子安妮特(Annette)和弟弟迪亚哥(Diego) 绘画并制作雕塑。

  阿尔伯托·贾克梅蒂(1901-1966) 《安妮特半身像VIII》,1962年构思,1965年铸造。青铜、啡色及绿色铜锈。高23英寸(58.5公分)。此拍品于2019年11月11日在佳士得纽约售出,成交价3,135,000美元。艺术品:© The Estate of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and ADAGP, Paris), licensed in the UK by ACS and DACS, London 2020

  二战期间,贾克梅蒂在瑞士邂逅安妮特,并要求她为自己担任模特儿,特别是在他与风尘女子卡罗琳(Caroline)交往期间,后来被诱导承认自己“毁了”安妮特。1962至1965年间,贾克梅蒂为安妮特创作了10尊石膏半身像,后来再以青铜铸造,“务求成功塑造出与我眼前所见一样的头像,只要一次便够”。除了刻划安妮特的优雅和端庄,他也透过她的坚忍眼神表达对苦难的同情。

  芙烈达‧卡萝 |《父亲的肖像》

  芙烈达·卡萝(Frida Kahlo)的父亲是一名专业摄影师,教会她使用相机,更在她因车祸而要卧床休养数月时,鼓励她绘画。卡萝曾绘画多幅肖像画和自画像,当中便包括这幅描绘父亲的温馨肖像画。

  芙烈达‧卡萝(1907-1954) 《父亲的肖像》,油彩 纤维板,60.5 x 46.5 cm。,1952年作,芙烈达‧卡萝博物馆。图片:Schalkwijk / Art Resource / Scala,佛罗伦萨。艺术品:©墨西哥城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 DACS 2020

  卡萝在父亲逝世10年后绘画此作,刻划他在结婚照里的样子。画作底部卷轴的献词写道:“我绘画了父亲威廉‧卡萝(Wilhelm Kahlo),他是一名匈牙利裔德国人,职业是艺术家兼摄影师。他为人慷慨聪明、高尚勇敢,他受癫痫症困扰达60年,但从未放弃工作,也积极反抗希特勒。爱他的女儿,芙烈达‧卡萝。”

  塔玛拉·德·蓝碧嘉 |《塔德乌什·德·蓝碧嘉》

  塔玛拉·德·蓝碧嘉(Tamara de Lempicka)最为人熟悉的作品大抵是她的自画像《绿色布加迪里的塔玛拉》( Tamara in a Green Bugatti,1929年作,现属蓝碧嘉私人珍藏),以及她为情人伊拉‧佩罗(Ira Perrot)和拉斐拉‧法诺(Rafaela Fano)绘画的肖像。

  这位俄罗斯和波兰混血画家是一名双性恋者,她深受立体主义和新古典主义影响,特别是安格尔(Ingres)的作品,但她笔下的男性肖像画却充满讲究的装饰艺术风格,在她为首任丈夫、波兰律师塔德乌什·德·蓝碧嘉(Tadeusz de Lempicki)绘画的肖像中尤其明显。

  塔玛拉·德·蓝碧嘉(1898-1980) 《男子肖像》,油彩 画布,。130 x 80.5 cm。,1928年作,庞毕度中心。照片:Centre Pompidou, MNAM-CCI, Dist。 RMN-Grand Palais / Georges Meguerditchian。艺术品:© Tamara de Lempicka Estate, LLC /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20

  二人于1916年在圣彼得堡马尔他骑士团教堂结婚。当塔德乌什被布尔塞维克逮捕后,塔玛拉协助他获释,其后二人一同前往欧洲。在巴黎时,他们育有女儿吉赛蒂(Kizette),但夫妻关系却每日俱下。蓝碧嘉成为一名成功的画家,时常与上流人士纵情享乐,但塔德乌什却无法或不愿工作,且很快便不能忍受妻子的不忠。

  这幅肖像绘于1928年,亦即二人离婚的一年,画中的塔德乌什肤色黝黑、俊朗尔雅,但表情郁郁寡欢,充满愤慨。耐人寻味的是,他戴婚戒的左手彷佛尚未绘完。

  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 |《乔治亚‧欧姬芙》

  1917年,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开始为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拍照,欧姬芙形容他充满“热情和兴奋”。当时,施蒂格利茨已出版最后一期《Camera Work》,并关闭他的291前卫艺术画廊。

  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1864-1946) 《乔治亚肖像,1号》,银盐接触相纸,平裱于卡纸上,装裱于大卡纸上,照片/相纸/平裱:11.8 x 9.2 cm。,第二层装裱:34 x 26 cm。,1923年作。此拍品于2017年4月6日在佳士得纽约以60,000美元成交

  施蒂格利茨比乔治亚大23岁,而且非常迷恋她。他曾向同辈画家亚瑟‧道夫(Arthur Dove)形容乔治亚 “不断令我感到惊奇,就像大自然一样”。乔治亚成为了施蒂格利茨的女神、爱人,最终在1924年成为他的妻子。

  詹姆斯·阿博特·麦克尼尔·惠斯勒 |《灰与黑的改编曲1号》

  詹姆斯·阿博特·麦克尼尔·惠斯勒(James Abbott McNeil Whistler)这幅描绘安娜·麦克尼尔·惠斯勒(Anna McNeill Whistler)的油画,以别名《惠斯勒的母亲》(Whistler’s Mother)更为人熟知,这幅情感细腻的画作在1934年成为美国母亲节的邮票图案。

  詹姆斯·阿博特·麦克尼尔·惠斯勒(1834-1903) 《灰与黑的改编曲1号》,又称《惠斯勒的母亲》,油彩 画布,144.3 x 162.5 cm。,1871年作,巴黎奥赛博物馆。图片:Bridgeman Images

  然而对惠斯勒而言,与其说此作是家人的肖像,倒不如说是一场美学实验,与他1862年所作的《白色交响曲1号:白衣少女》( Symphony in White, No。 1: The White Girl)互相呼应,后者由其情人乔安娜·希弗南(Joanna Hiffernan)担任模特儿。

  事实上,据说母亲安娜会出现于画中,只因原定的模特儿失约。安娜于1864至1875年期间与儿子惠斯勒一同住在伦敦,总是会尽心地为工作室的访客准备午餐。此画现已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更曾于电影《戆豆先生》(Bean)中亮相,主角是一位语无伦次的博物馆导赏员,由罗温·艾金森(Rowan Atkinson)扮演。

  汤玛士·根兹博罗 | 《画家女儿们追逐蝴蝶》

  汤玛士·根兹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也许会悲叹为了替大批“可恶人物”画肖像而无法专心创作风景画,但他从未因此停止为家人和朋友作画,不但数量之多前无古人,而且他是为爱而画,而非为金钱而画。

  汤玛士·根兹博罗(1727-1788) 《画家女儿们追逐蝴蝶》,油彩 画布,113.7 x 104 cm。,约1756年作。图片︰Bridgeman Images

  伦敦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举行的“根兹博罗的家庭肖像画展”(Gainsborough’s Family Album)中展出了50幅作品,当中包括这幅描绘根兹博罗爱女的油画。这幅迷人的习作记录那转瞬即逝的美好片刻,回想起来几乎令人心碎。岁月没有善待玛丽(Mary)和玛格丽特(Margaret)两姐妹:二人同时爱上一位男子,玛丽与其结婚,可惜婚姻并不长久,最后两姐妹一起终老,正如一位访客形容,她们一个“奇怪”,一个“疯狂”。

  伦勃朗 |《男孩肖像》

  这幅伦勃朗(Rembrandt van Rijn)的杰作最初以不足1先令售出,之后于1965年在佳士得伦敦以760,000坚尼(相当于现今的13,800,000英镑)成交,创下拍卖纪录。坊间认为画中人是伦勃朗之子提图斯(Titus,1641年生),画作不但在拍卖史上留下传奇,亦深深打动人心。

  伦勃朗(1606-1669)《男孩肖像》,油彩 画布,64.8 x 55.9 cm。,1655-1660年作。此作于1965年3月19日以760,000坚尼售出,诺顿·西蒙博物馆。图片︰Heinrich Zinram Photography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提图斯是伦勃朗与萨斯基亚·凡·乌伦伯格(Saskia van Uylenburgh)夫妇唯一幸存的孩子,但乌伦伯格在生产后数月便死于肺结核。伦勃朗曾多次绘画提图斯和乌伦伯格,以及后来的妻子韩德瑞各·凡·斯多芬(Hendrickje van Stoffels),后者为其诞下唯一存活的女儿科妮莉亚(Cornelia,1654年生)。

  伦勃朗于1656年被迫卖掉犹太人宽街上的豪宅时,提图斯、韩德瑞各和科妮莉亚仍然健在,可惜韩德瑞各和提图斯先后于1663年和1668年去世,令人突然明白为何伦勃朗在晚年创作的自画像,总是弥漫悲伤哀愁,令人心碎。

  路德维克·恩科斯 |《星期日》

  路德维克·恩科斯(Ludovic Nkoth)1994年出生于喀麦隆,13岁时移居南卡罗莱纳州,目前于纽约定居,并在亨特学院取得美术硕士学位。今年他为“1:54展览”特别创作祖母肖像画。“她穿上最喜爱的长裙,戴上最中意的帽子,前往主日崇拜。她一直要求我每个周日也到教堂,感谢神的赐予。” 科恩斯表示。

  路德维克·恩科斯(1994年生)《星期日》,压克力 画布,152.4 x 121.9 cm。,2020年作。图片由艺术家及都灵Luce Gallery提供

  “绘画家人能为后辈记录我们的根源和故事,了解这些历史背景以及我们作为移民和第一代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占据的位置。我一直对自己说,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就永远不会知道该往哪里去。” 有三个弟弟的恩科斯表示自己亦曾“无数次”绘画弟弟:“我很喜欢记录他们在这个国家的成长经历,并与我在喀麦隆度过的童年作出对比。”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隐秘的细节:在历史空隙中寻找跨越时空的秘密

下一篇:民国旧都的京城二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