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国内艺术动态   阅读:

  来源:中国美术报

  朱德群夫妇在徐州戏马台

  2020年是朱德群先生诞辰100周年。

  上个世纪20年代,朱德群出生在徐淮地区的一个乡村(今安徽萧县白土镇);1935年,16岁的朱德群(原名朱德萃)考上杭州国立艺专;1937年抗战爆发,朱德群跟随学校一路西迁至重庆;1945年,朱德群任教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1948年,朱德群曾返回徐州与家人短暂见面,但因故没有回到家中;1949年,朱德群由上海去了台湾,后任教台湾师范学院;1955年,朱德群只身前往法国。

  这一去,就是60年。

  归乡缘起

  1979年11月,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刘开渠带领国内十多位雕塑家来到欧洲,准备对法国、意大利等国进行学术访问。已经定居法国多年的朱德群当时还住在法国巴尼奥雷,得知“家乡刘老师”到法国巴黎,着实让朱德群高兴不已。回想1949年初在上海与刘开渠匆匆一别已经30年。如今这对老乡、师生、故友能够在异国他乡得以重逢,机会十分难得。俗话讲“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刘开渠见到朱德群也感到高兴与惊喜。回想1949年在上海见面的场景,此时两鬓已苍白的二人面面相觑,感慨时光飞逝,很多话想说,却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朱德群只是说,“身在异乡,怀念祖国,想念家乡亲人”。

  1979 年,刘开渠(右二)应朱德群夫妇(右一、中间)邀请到家中做客,熊秉明(左一)作陪

  在交谈中得知刘开渠率代表团此次来法国的目的后,朱德群夫妇当起了临时陪同与向导。在朱德群的陪同下,他们一同去参观了巴黎的罗丹博物馆和勃代勒的博物馆。

  看完展览之后,朱德群夫妇邀请刘开渠到家里吃饭。同时,还请来了在巴黎教书的中国雕塑家熊秉明作陪。为了表达对“家乡刘老师”到来的欢迎,朱德群还自己下厨做了两道拿手的饭菜。宴席中,朱德群不免表达了多年以来对家乡亲人们的思念之情。从去台湾到1955年离开台湾来到法国,一晃几十年,朱德群与大陆家人的联系基本都断了。得知朱德群思乡心切之后,刘开渠答应待考察结束回到国内之后,便着手帮助朱德群寻找家人。

  刘开渠以及考察团完成了在巴黎的考察任务,准备回国。上飞机前,朱德群来送行,他再次表露盼亲归乡之愿,并手写诗一首,取唐代诗人岑参的《逢入京使》送与刘开渠。诗文曰:故园东望路漫漫,两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并拜托“刘老师”,如果家人还在且一切安好,就转告家人“德萃在法国一切都好”。

  刘开渠率团回国后,便着手帮助朱德群寻找家乡亲人,“天不负有心人”,不久,朱德群便和家人联系上了。

  家人团聚

  1994年4月5日清明节,朱德群回乡与亲人们合影

  1994年春节过后,家住在萧县白土寨村年逾八十的老人朱德华收到法国来信,得知三弟朱德群夫妇准备4月5日清明节回到家乡萧县白土镇祭祖,朱德华与全家都很高兴。

  “1994年4月4日,三叔坐飞机回来,降落在徐州观音机场。”朱以善(朱德群大哥之子)回忆道:

  二叔朱德华去徐州接三叔一家,我负责在家里通知亲戚好友参加第二天4月5日的祭祖活动。三叔一行4日当天没有直接回白土老家,而是在徐州住了一晚。三叔夫妇还去了徐州户部山戏马台看了一下。第二天一早,三叔夫妇便坐车回到了白土。到白土的时候大概上午九点。我在白土街里(村中心)迎接车队,他们一下车我就看见了三叔,他身材高大,十分显眼。但是我没见过三叔,很陌生,不敢认,因为我出生时三叔就已经去杭州学习了。后来我听跟车的人说,三叔在回来的车上有点不高兴。说从徐州到萧县一路看过来满眼的生分,三叔眼睛总看着车窗外,说道:“你们这是要开到哪里?这不是白土。”下车后我看三叔不怎么开口讲话。想来也是,三叔印象中的白土,以前叫白土寨,既然是寨了,那四周是有围墙的,进寨村要走吊桥,寨子周围原有条护城河,寨角还有碉楼。解放后50年代,原来的寨墙、碉楼都拆了。白土寨后来就叫白土镇了。

  接三叔的车子进了白土街里(镇中心),坑坑洼洼的土路两边站了很多人。上世纪90年代农村还很贫穷,有小轿车来到村里,乡亲们都得出来看看新鲜。头一天三叔他们还在徐州就有很多乡亲们来我家里问三叔他们什么时候来。家里人来人往,也好久没这么热闹了。三叔的车来到村里停下。下了车三叔感觉眼前的白土寨很陌生,忙问身旁的二叔朱德华:“这是白土吗?寨墙在哪儿?护城河也没看见。之前寨墙角的四座碉楼呢?”

  “这就是白土,那些都没有了。”二叔说道。

  二叔带三叔边说边聊去了我家。

  三叔问:“这是谁家?”

  “是以善家。”二叔说。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张大千《江舟畅谈》230万成交|张大千

下一篇:吴冠中 朱法鹏艺术特展即将开幕


  相关推荐